荔浦县社会趣闻

历史咨询

魏碑是座宝库,但狭隘的人难以打开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25 02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再如虞世南、褚遂良,都是帖学代表,他们的书碑,也不能归于“碑学”之类。但不管怎么说,因为“碑刻失真”,就不能学,那就等于否定了所有的拓本。现代影印技术发达,我们能够见到与真迹差异甚小的临本,但在古代是不可能的,绝大多数人只能见到翻刻的拓本,这是无法回避的事。显然,“失真”这个理由是站不稳脚跟的。只是限定于帖学这个范畴,无疑,纸本墨迹当然比翻刻拓本强太多了。

转载于书法大气象

碑刻不可学,这种说法倒也不新鲜。持这种主张的,常常会抬出米芾的说辞,作为支撑。因为米芾就是强烈反对学碑的,主张“师笔不师刀”,也自有一番道理。折中一点的,就以启功“透过刀法看笔法”的说法为参照,认为碑刻是要学的,但最好参考墨迹,以帖学用笔,还原碑刻的本来面目。??貌似也说得在理,不容辨议。

有些是直接书丹后刻碑,比如《九成宫》:

果真如此吗?

一直以来,书界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,魏碑不可学,原因有二:一是碑刻失真,细节磨灭,让人无迹可寻,容易误入歧途。二是魏碑为民间书手信笔写成,造诣和格调不高,甚至有直接以刀刻而成,远离笔法和书写性,缺乏学习价值。

先暂且抛开碑学帖学的概念,先拿“碑刻”来推敲一下。我们知道,并非刻于石碑的就叫碑学,因为很多碑刻是纸面书迹的翻刻,比如《圣教序》:

返回